首頁>檢索頁>當前

毛毛蟲撬開孩子探索自然之門

發布時間:2020-03-29 作者:林婉惺 來源:中國教育報

幼兒園里舉行“我給活動區冠名”活動。午餐后張老師帶著幾個孩子到戶外散步,觀察了解戶外活動區特征。到了劇場外的種植帶,悅悅突然興奮地說:“就是這只了!”然后揮動小手向地上打招呼:“毛毛你好?!痹瓉硭l現一只肥胖的毛毛蟲在地上爬。吳晗豎起食指嘟著嘴:“小聲點兒?!币慌缘狞S揚激動地說:“可以讓它破繭成蝶,讓它變成繭吧?!?/P>

孩子們越說越激動?!皠e吵,先讓它安窩?!睈倫偺嵝汛蠹覄e說話。吳晗忍不住伸手準備撥動毛毛蟲,一個孩子大喊道:“你不要動它,會被咬的?!眳顷贤V沽藙幼?,輕聲喊道:“毛毛蟲,毛毛蟲?!睈倫倛猿终f:“它叫毛毛,我上次給它取了名字的?!?/P>

毛毛蟲扭轉身體向另一個方向爬。悅悅說:“再見毛毛?!钡珔顷吓d趣還很濃,他呼喊其他同伴:“快看,它叫毛毛,會給自己的毛抓癢?!焙⒆觽兡阋谎晕乙徽Z地說了起來。吳晗意識到有些吵,說:“不要再吵了,不然它會死的?!边@時悅悅又悄悄回來,對毛毛蟲說:“毛毛,對不起?!痹瓉硭]有離開。

點評:

作為成人,我們幾乎不太可能對一只毛毛蟲感興趣,但作為幼兒教師,保持對一切事物的好奇卻是需要堅持修煉的品質。孩子們偶遇一只毛毛蟲,興之所至引發極其濃厚的觀察興趣,教師在一旁靜悄悄地記下了這珍貴的一幕。教師對偶發事件的敏感度和捕捉力取決于其對教育價值的判斷。在這里,教師立足孩子的角度,抱著與孩子一樣的興趣,才使故事得以延展。

在這個故事中,孩子們不僅遷移了原有經驗,更重要的是把毛毛蟲當成了一個有生命的舊相識。天真無邪的悅悅確認它就是自己曾遇見的那只毛毛蟲,有自己的名字,有重逢的喜悅。這有別于普通成人乃至教師的視角。在教師眼中,毛毛蟲通常被認為是孩子研究的對象,是一個實驗體,甚至是害蟲,這背后潛藏著某種功利主義。而在孩子眼里,它卻是久別重逢的伙伴,是有感情的生命。孩子們建立規則,希望彼此遵守規則,輕聲觀察,不打擾毛毛蟲,而且會向弱小的毛毛蟲道歉,這難道不是這個事件本身的價值嗎?這或許比了解毛毛蟲的知識更珍貴。

蟲兒不停地轉換方向爬行。一個小女孩跨步半蹲,讓雙腿變成“山洞”,觀察毛毛蟲是否會鉆過去。其余幾個孩子也學著她的樣子,依次開胯邁腿,圍成更長的“隧道”。他們興致勃勃地觀察毛毛蟲的爬行方向,并隨時調整姿勢。一個路過的孩子走來,吳晗告訴她:“我們在和毛毛玩過山洞游戲?!绷硪粋€孩子說:“我們在和毛毛玩走迷宮?!边@時,一個孩子突然想起老師布置的任務,就說:“我知道了,我們把這里取名叫毛毛蟲的世界吧?!睈倫傉f:“我們要告訴老師,把這里叫毛毛蟲的大街?!?/P>

點評:

有孩子的地方就有游戲,他們在游戲中自然地學習和認知。這一理論在這個延續的事件中得到了很好的詮釋。孩子們與毛毛蟲的故事并沒有馬上結束,濃厚的興趣使他們繼續關注并開始用游戲的方式創造故事情節。自然流露的感情和發現的趣味,使孩子們的學習得到有效鏈接。他們想起今天的任務就是給戶外活動區取名,于是就有了“毛毛蟲的世界”“毛毛蟲的大街”的名稱。而這恰恰來自于孩子的經驗和興趣,體現了一定的經驗邏輯。

觀察中,一個女孩問張老師:“毛毛蟲吃什么???”張老師反問道:“對啊,毛毛蟲吃什么???”吳晗回答:“葉子?!逼渌⒆右捕颊f是樹葉。張老師又問:“你怎么知道呢?你們看過嗎?”黃揚說:“我看過好幾次了?!绷硪粋€孩子也說:“它吃樹葉,但它已經吃飽了?!睆埨蠋熡謫柕溃骸澳阍趺粗浪燥柫??”黃揚說:“看它肚子這么大,肯定吃飽了?!边@時,有孩子扔下半片小葉子,毛毛蟲在葉子上停留了一會兒才離開。又一個孩子投下另一片樹葉,毛毛蟲一會兒爬上葉子,一會兒繞開葉子。他們又開始討論:毛毛蟲怎么可以爬這么快?并開始討論它的腳。

點評:

顯然,在興趣驅動下,孩子的好奇心在不斷增強。他們想了解這個“老朋友”的生活習性。有時候,為探索昆蟲,教師可能會建議孩子們捉一只來飼養觀察,以求證答案。但毛毛蟲事件的可貴就在于教師追隨著孩子,孩子追隨著自然。一只沒有防護能力的毛毛蟲瞬間就可以被我們左右,這是人類的優勢。但在這里,毛毛蟲依然是主角,它按自己的意志爬行,孩子們追著毛毛蟲不停地變換姿勢和位置來討論,足以顯露兒童對一個生命體的尊重,這其中沒有利弊優先,教師恰恰保護了這一點。了解毛毛蟲的生物屬性并不是學前階段的核心目標,教師急功近利的探求方式也是需要避免的。當孩子能學會平等地和自然相處,教育的意義和價值就開始生長了。

孩子們就這樣嘰嘰喳喳地觀察著,還不時變換著姿勢。5分鐘過去了,毛毛蟲開始向百草園石頭堆的方向爬,并要從拱起的樹葉上爬過。蹲在一旁目不轉睛的黃揚說:“它要安檢了!”正想用手去幫它,吳晗立刻說:“不要用手抓?!睈倫偧拥亟衅饋恚骸鞍矙z了!”終于,毛毛蟲順利爬過障礙物,鉆進了石頭里。孩子們伸長脖子目送著它。這時教師問:“它去哪兒了?”在討論聲中,一個孩子說:“它可能是想回家?!焙⒆觽兗娂娬f:“毛毛再見!毛毛再見!”

點評:

孩子們用自己的感知、體驗和獨特的游戲方式書寫了一個生動的教育故事腳本??梢钥闯?,整個活動中孩子們全身心投入,完全獨立地用對話、想象、游戲等方式進行探索。教師或許認為它是一個有意義的自然科學活動,而對于孩子來說,這是他們生活的故事。

從這個事件開始,“毛毛蟲的大街”的名字被更多孩子接受。當然它或許還會被改寫,但這無關緊要。而作為教育者的我們要思考的是,如何創設一個自然的環境,讓孩子樂在其中又能收獲成長。

(作者系福建省福州市馬尾第三實驗幼兒園園長)

《中國教育報》2020年03月29日第2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

相關閱讀

最新發布
熱門標簽
點擊排行
熱點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[email protected]2019 www.5680370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

股票涨跌颜色绿色